<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

          會員登錄

          征文系統

          公眾號

          “農民帝國”的陷落

          首頁    批評家論壇    “農民帝國”的陷落
          2008年最值得注意長篇小說之一,恐怕就應該是著名作家蔣子龍先生以十年磨一劍的精神耐心打磨而出的看起來感覺格外厚重的《農民帝國》。在已有30多年歷史的中國新時期文學史上,蔣子龍是以工業題材的小說創作而著稱于世的所謂改革文學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作家。在當下這樣一個以追新逐快為顯著特征的比賽寫作速度的時代,蔣子龍能夠沉得住氣,能夠潛下心來耐心細致地營造自己這部近六十萬字的長篇小說,這種寫作行為本身就應該予以大力鼓吹提倡。從我個人的閱讀感覺來判斷,蔣子龍的這部長篇小說既可以被看作進入新世紀以來出現的一部優秀作品,更應該被看作是一部全面超越了蔣子龍既往全部小說創作的杰出作品。在閱讀《農民帝國》的過程中,我經常會聯想到《紅樓夢》、《創業史》以及《秦腔》這樣三部長篇小說來。賈平凹的《秦腔》剛剛獲得茅盾文學獎,是近一個時期以來一部難得的呈示表現鄉村生活的優秀長篇小說。我覺得,與《秦腔》相比較,蔣子龍的這部同樣以鄉村世界為主要表現對象的長篇小說也毫不遜色,既有對于人性深度的挖掘表現,也有相當出色的藝術結構與語言運用。只不過這兩部長篇小說的敘事時空設定存在著很大的差異,賈氏重橫向的空間拓展,他的敘事時間只有大約一年左右,而蔣氏重縱向的時間透視,他的敘事時間跨度長達五、六十年,可以說是對1949年之后中國鄉村世界的歷史風云變幻進行著深度探尋表現的長篇巨構。柳青的《創業史》在文學史上一向被稱之為具有史詩性品格的長篇小說,這樣的評價與作家自己寫作當時的主觀追求是相一致的,柳青創作《創業史》的某種終極追求,恐怕就是要全景式地再現土改運動以來中國鄉村世界中所發生的種種翻天覆地的變化。應該看到,很長一個時期以來,這樣一種被普遍看作“宏大敘事”的創作模式在文學界是頗受詬病的。之所以會有所謂日常敘事的廣泛流行,其根本原因正在于此。但實際上,如果的確遠離了如同柳青這樣的“宏大敘事”,其實是很難有真正意義上的大作品產生的。而蔣子龍的這部《農民帝國》,這很顯然帶有突出的逆潮流而動的特點,可以被看作是當下這個時代難得一見的真正優秀的“宏大敘事 ”作品。在某種意義上,我們甚至可以說,蔣子龍在完成著柳青前輩未竟的藝術使命。一方面,由于自己的自然生命過于短暫的緣故,另一方面,當然更由于作家所處的那個時代主流意識形態影響過于巨大的緣故,所以,柳青意欲全景式再現當代鄉村世界的藝術理想并沒有能夠得到實現。令人欣慰的是,這樣一種歷史性的使命居然落在了以工業題材創作見長的蔣子龍身上。我認為,蔣子龍的《農民帝國》以極其宏闊的藝術視野,完成了對于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農村堪稱風云變幻的歷史場景的史詩性藝術表現,實在是當下時代一部難得的史詩性長篇小說。至于《紅樓夢》,我當然不會把蔣子龍的小說簡單地類比于《紅樓夢》,而是要說,蔣子龍的這部長篇小說,在藝術結構的設定,在某些場景的描寫,在一些人物的刻畫塑造上,能夠讓我們聯想到《紅樓夢》。就比如,小說臨近結尾處,曾經寫到過這樣一個令人難忘的細節,那就是,失蹤多年的二叔突然出現在了獄中,并且還和郭存先聊了多半宿。郭存先說:“這就是昨天晚上二叔交給我的,你看反面,還新刻了兩行字,那不是我刻的,我腦子里沒有這樣的詞兒”。朱雪珍翻過來一看,可不,上面清清楚楚地刻著兩行小字:“識破世事驚破膽,看透人情冷透心”。如果從現實生活的邏輯上看,這樣的一種情節描寫絕對是不可能的?;蛟S有的批評家會把這種描寫方式,歸之于所謂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但在我看來,與其歸之于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反倒不如把它理解為受到了《紅樓夢》的影響更為恰當。一方面,蔣子龍《農民帝國》中關于二叔,關于那棵“龍鳳合株”的描寫,可以讓我們聯想到諸如《紅樓夢》中關于太虛幻境,關于空空真人、渺渺大士的相關描寫來。另一方面,所謂的“識破世事驚破膽,看透人情冷透心”,其實對于小說思想內涵的揭示與表達,也具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如果聯系小說中對于郭存先命運的展示描寫,那么,作家借助于二叔之口講出的這句話,實際上完全可以讓我們聯想到《紅樓夢》中最為核心的一個思想命題,那就是“色空”二字來。即使僅僅是從我們所提及到的這些方面來看,說蔣子龍的這部《農民帝國》在一定程度上得了曹雪芹的真傳,還是有相當道理的。
          當然,蔣子龍《農民帝國》的最值得肯定之處,還是在于對人物形象的成功刻畫塑造上。以至于我們在某種意義上,完全可以認定《農民帝國》干脆就是一部先有人物形象,后有小說文本的長篇小說。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小說中的郭存先這個人物形象,與蔣子龍創作于1980年代中后期的中篇小說《燕趙悲歌》中的武耕新這個人物形象之間,的確有著甚多的相似之處。雖然蔣子龍在《農民悲歌》出版之后,曾經一再公開聲稱郭存先這個人物的原型并不是所謂大邱莊的禹作敏,雖然我們也承認郭存先的確無法簡單地被類比于禹作敏,但在另一方面,說武耕新與郭存先這倆人物都與禹作敏之間存在著某種關系,卻也是一個無法被否認的事實。如果說,郭存先的確與武耕新之間存在著某種淵源關系的話,那么,我們也就完全可以說,郭存先這個人物形象,在作家蔣子龍的內心深處,最起碼也已經醞釀埋藏了長達二十年之久。我們都知道,蔣子龍這部《農民帝國》的寫作時間長達十多年的時間,這種情形一方面當然在說明著蔣子龍寫作態度的嚴謹認真。說實話,在當下這樣一個越來越崇尚速度的時代,能夠像蔣子龍這樣十年磨一劍的作家是越來越少見了。但在另一方面,卻也說明郭存先這樣一個人物形象的醞釀構思難度是相當大的,不然,蔣子龍又何必要為此而耗費這么長的時間呢?郭存先首先當然是一個農民英雄的形象,如果沒有他的非凡膽識和勇敢的氣魄,那么祖祖輩輩都過著貧窮生活的郭家店是很難改變自己的貧窮面貌的。正因為郭存先敢為天下先,既敢于在“文革”的時代,帶頭單干,又敢于在“文革”之后,拒絕隨大流包產到戶,堅持走集體化的辦工業道路,所以才會有郭家店突飛猛進式的高速發展。然而,最具審美價值的是,這郭存先不僅是一個農民英雄,而且還更是因為極具悲劇意味的農民英雄。伴隨著他在郭家店的成功,郭存先的權力欲望也越來越膨脹了起來。他不僅違背基本的權力游戲規則,沒有將地方領導放在眼里,而且還私設公堂,縱容手下的人們草菅人命。如此一個個性張揚飛揚跋扈者,在中國當下現實社會中的命運就是可想而知的,郭存先的人生結果自然也就是鋃鐺入獄而萬劫不復了。蔣子龍的值得肯定之處,就在于他以異常冷靜客觀的姿態,不動聲色地將郭存先的人生悲劇形象生動地展示在了廣大讀者的面前。他不僅寫出了郭存先的這出人生悲劇,而且還進一步聯系中國的當下社會實際,聯系長達幾千年之久的中國傳統文化,對于郭存先人生悲劇的成因進行了深入的藝術思考與藝術揭示。從而使郭存先這一人物形象,成為了新世紀長篇小說中難得一見的豐滿生動的人物形象。
          其實,還不僅僅只是有對于郭存先形象的成功塑造,蔣子龍《農民帝國》的值得肯定之處,還在于同時成功地刻畫塑造了其他的一系列人物形象。從我的閱讀感覺來看,諸如朱雪珍、二爺、林美棠、郭存勇、歐華英、劉玉梅、安景惠、封厚等,都堪稱是《農民帝國》中塑造成功,能夠給讀者留下難忘印象的人物形象。朱雪珍是一個天性善良、溫柔,然而溫柔中卻又不失必要剛性的東方女性形象。雖然在小說中,她更多時候表現出的都是善良、溫柔甚至于多少有些隱忍的一面,比如說,她對于郭存先與林美棠之間感情關系的無奈接受,就明顯是如此。但在關鍵時刻,能夠以沉穩的方式冷靜加以應對的,卻也往往是朱雪珍。比如說,她與郭存先的成親,雖然從表面上看有些被迫無奈走投無路以至于要賣身葬父的感覺,但實際上,正如朱雪珍告訴郭存先的,自己事先早已經偷偷地相過郭存先了,如果她根本就瞧不上郭存先,那么,自然也就不會有后來的婚事。朱雪珍的剛性與主見,于此即可見一斑。再比如,后來,當自己如日中天的丈夫郭存先鋃鐺入獄之后,當在場的大家差不多都已經慌了手腳的時候,反倒是一貫柔弱的朱雪珍表現得格外堅強。這就正如同林美棠事后所描述的:“可你說她弱吧,在有些事上她又比誰都強,郭存先出了這么大的事,一開始整個郭家店都像天塌地陷一樣,大家都擁到家里去照看她,怕她倒下了,怕她尋死覓活地弄出個三長兩短??芍煅┱涓匠缀鯖]有兩樣,不生氣,也沒有格外緊張、擔心,平時怎么過日子還是怎么過。……郭存志還告訴過我,說他嫂子在好多年前就知道郭存先有一天要蹲監獄……”這倒也不是說朱雪珍有未卜先知的本領,而是說,曾經身為小學教師的朱雪珍深知,在中國這樣一個國度中,如同郭存先這樣敢為天下先的人物,是遲早都不會有好下場的。林美棠同樣也是小說中一個令人難忘的女性形象,如果說,朱雪珍的特點在于善良、溫柔而又不失剛性,那么,林美棠的特點則在于,她那令常人難以想象和承受的,與郭存先之間的復雜感情糾葛。在某種意義上,郭存先最早是以某種近乎于強奸的方式得到林美棠的。但也許真的是應驗了那句“男人要想真正地征服某個女人,就必須通過她的陰道”的俗語,從此之后林美棠就死心塌地地愛上了郭存先。哪怕他們之間并沒有所謂的婚姻形式,哪怕是郭存先功成名就后還有過別的女人,都無法改變林美棠對他的癡情不改。即使是最后眼看著郭存先已經鋃鐺入獄,眼看著郭存先甚至已經被判二十年徒刑已經是出獄無望,但林美棠卻依然做著有朝一日郭存先萬幸不死,自己好與他相依為命的夢想?;蛟S的確會有所謂的女權主義者對林美棠持不屑的態度,會將她看作是如同蔣子龍這樣的男性作家一廂情愿的產物,但她對于郭存先的那樣一種似乎永遠也無法動搖的感情,卻真的還是能夠深深地打動人心的。面對著林美棠這樣的人物形象,誰又能斷言說在現實生活中就不會產生如同林美棠這樣的癡情女子呢?蔣子龍小說中成功的人物形象,還有很大的一長串,由于篇幅有限的緣故,我們也只好就此而打住了。
          2012年1月10日 20:25
          ?瀏覽量:0
          ?收藏
          仙子精尽泄求饶
          <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