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

          會員登錄

          征文系統

          公眾號

          中國為什么沒有批評大家?——對中國批評家的批判(一)

          首頁    批評家論壇    中國為什么沒有批評大家?——對中國批評家的批判(一)
          我一向認為,中國的文學批評是很可悲的,也是不值一提的。中國根本就沒有什么真正的批評,更沒有什么批評大家。如今已經成為所謂的著名批評家的或正在走紅的絕大多數批評家,他們都不過是徒有虛名而已。這種名氣幾乎毫不例外地來自于他們的聰明與圓滑,來自于他們的工于心計。他們出名根本就不是憑什么真才實學,而是憑厚顏無恥的做秀與圓滑世故的做人。當一個個獎項成了利益的相互交換與私情的支付,當一次次會議成了圈占勢力范圍的協議,成了互相吹捧,共同快樂的約定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文學還會有什么希望?一個神圣的事業,就這樣成為圈子內自娛自樂的玩笑,這樣的文壇不用說也是非??膳碌?,可怕就在于它不僅墮落了,而且墮落了還不知道。大家都在惺惺相惜地維護和瓜分這一點可憐的殘羹冷炙,這就是典型的“圈地運動”,也是一個藝術門類日漸衰落的象征。
          從當前看來,中國批評家的墮落大體有以下幾種形式:
          一、掉書袋式的批評
          這是中國人做學問的傳統,總喜歡沒完沒了地引用前人的成果,引用中外名人的話,引用別人的大段大段的資料,從而以充自己的淵博與學問。聰明一點的會盡量抹平引用的痕跡,讓你以為他信手拈來,寫到哪想到哪,好像名人的話古人的資料他熟得不得了,熟不知這也是一種欺騙,和江湖騙子的手段并無多大差異。文章如何做出來,這是誰也不知道的,唯一知道的就是作者本人。以我而論,大量引用別人的東西的做法肯定不是即興而為的,而是有準備的。由于大家都不一定有天才的記憶力,因此我更多地看到這樣做學問的人都是有備而來的。簡單地說,桌上沒有個十來本書是寫不出這種文章的。當然,比較可敬的就是做些筆記,把自己喜歡的資料抄在一個本子上,分門別類,用時也相當方便,這樣做學問常常是被視為正途的,也是下功夫做學問的一種方法。
          我是一向不理解這樣做學問的意義的,因為這實際上是一種最為低能的寫作,就像我們小學生作文一樣,總要用別人華美的辭藻來提升自己文章的質量,從而也可得到老師的表揚。這樣的文章常常引經據典無數,辭藻也很鏗鏘,可自己的東西呢?沒有,不要說一點自己的思想,就是意思,也是沒有的。這讓我想起一個有趣的故事,這個故事講的是一個年輕人帶了自己新做的樂譜,去演奏給巴哈聽。演奏著演奏著,巴哈就站起來,脫下帽子,敬個禮;演奏著演奏著,巴哈又脫下帽子,敬個禮。如是再三,年輕人很奇怪,問這是干嗎?巴哈道:“這曲子里熟人太多,所以不斷地給大伙打個招呼。”
          這真是一個絕妙的諷刺!可我們中間到底有多少人在不斷重復著這樣的演奏呢?翻開時下所謂“天才評論家”與著名評論家的文章(我想根本不用舉例,隨便拿一個都可),我真的是不忍心作這樣的設想:那就是只要把他們引用的一切資料與一切名人的話刪去,那這樣的文章真是連骨架都沒有,更不必說什么新觀點。
          正是從這意義上說,中國人的批評無論有多新都是可疑的,只要你細心去讀書,沒有一個理論的“新”觀點不是從國外或古人的哪本書偷來的。所謂的“新”也并不新,任何“新”的,看起來都很面熟。聰明的不過是誰在合適的時機把古人重新翻動一遍,誰先把“老外”引進過來,于是這人便成了這個“老外”的專家。如尼采如此,康德也是如此,而實際上卻往往連別人的屁股都沒摸著。這也是搶奪話語權的一種,也就是“首發權”,誰先說話就是誰的。各人只要搶上一個“老外”,又寫過一兩篇關于他的文章,那他就擁有了西方的話語權,儼然也就是一個學貫中西的大學者。
          這真是一種可悲的行為!我們的學問竟然就是這樣做出來的,也難怪自春秋戰國以后,我們的思想就幾乎停滯不前??鬃又髱浊耆寮宜枷刖蜎]有發展過,跑出來個朱熹,也只不過是以注釋老掉牙的祖宗出了名,骨子里還是沒有什么底氣的。大家都在亦步亦趨,循規蹈矩地承繼著老祖宗的思想與理論,從來就沒有想到要闖出一條自己的路來。于是,才有所謂做學問的方法,什么義理、考據、辭章,談的都是無關痛癢的東西。思想與觀點首先不談,談的都是如何做好一門學問,如何論證充分,如何有理有據,只講道理,只講四平八穩,以中庸之道說服人。這樣的結果自然可想而知,那就是造就了一大批看似有學問而實際上又是很無聊的論證來論證去的文章。這種文章在學院里相當盛行,不客氣地說,大部分學院文章都是這樣做出來的,看起來四平八穩,很有學者風范,而實際上是什么也沒說,或者說干脆就是炒舊飯,翻來覆去都是一件東西。
          二、搬運工式的批評
          如果說掉書袋是中國人做學問的一種傳統,那做個搬運工就是今天的學者所最喜歡的了。俗話說: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會抄不會抄。當我們步入了高校的大門,這個至理名言也就得到了正言。當我們看到了層出不窮的文章剽竊案的時候,當我們看到那么多學者照抄照搬,照貓畫虎,完全
          2012年1月10日 20:48
          ?瀏覽量:0
          ?收藏
          仙子精尽泄求饶
          <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