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

          會員登錄

          征文系統

          公眾號

          讀天津詩人胡慶軍的詩歌(一)

          首頁    批評家論壇    讀天津詩人胡慶軍的詩歌(一)
          在光陰里寫作

          作為一個對寫作始終抱有熱情的詩人,能夠這樣時時置身于作品之間,能時刻讀到自己喜歡的詩歌,我是幸運的。
          詩人于堅說過:“一首詩就是一次生命的體驗,一首詩就是一個活的靈魂,一首詩就是一次生命的具象。”我讀詩歌注重詩歌的內涵,喜歡詩歌厚重且樸實無華,當然樸實無華不是說沒有詩意的分行大白話,瓦雷里說:“每一個真正的詩人身上都有一個很古老的人;他仍然從語言之源里飲水。”看來,胡慶軍是深得其中的奧妙,一直在適合詩歌語言的道路上奔走,尋找適合自己表達的語言特色,這是他的詩歌能直接抵達讀者內心的最好詮釋。
          在對日常的生活的感悟與描摹上,在這利益與欲望最大化的都市社會中,現代人的理性和冷靜或許比生活本身更難持久。這是一個喧囂和浮躁的時代,泥沙俱下、魚目混珠的詩歌寫作,以嘲諷的口吻逼視著詩人們所謂的人文精神。是獻媚還是拒絕,是否定還是深入其中洞察其中,每一個詩寫者該有一種姿態。詩人胡慶軍是清醒的也是現實的,他知道自己該寫什么,不寫什么。閱讀胡慶軍的詩歌最大的感受就是,他擅長從對日常生活的感悟出發,點點滴滴滲透其中的是內心的自我折射,從生活中的“小我”折射出社會中的“大我”,從沉浸于對語言與方式的迷戀逐漸轉向了對社會、對人生的關注。
          胡慶軍的詩是緩慢進入自己內心的詩歌。他與許多詩人一樣喜歡慢慢引用自己內心的感受。那些我們每天都在面對的光陰,那個無數次被詩人們關注的光陰,就被他不事張揚的語言擦出了火花,讀胡慶軍的文字,感覺是在一種對自然的向往和現實的幻想中,他和文字一起呼吸,并在其中尋找一種心靈的融入。“在十二個堆積了記憶的格子中/唯一跳動著的東西/就是滴答滴答的時間”。(《面對光陰的十種看法》)在時光的長河中,詩人記憶的格子被輕輕打開,跳動的時間恢復成現實生活的原生態質感,而在此過程中“滴答滴答的時間”時時刻刻都在浸潤的是一個詩人可貴的悲憫情懷。關于四季的輪回,關于生命的思索,關于記憶的回放。
          胡慶軍的詩具有一種穿越和記憶的能力。是布羅茨基所說的那種記憶的能力,流年木馬在不停地旋轉,而胡慶軍的詩歌也在時空中,在不停變換的光陰中,不停地翻檢往日的鏡頭。“我有N種心情/就如同一片葉子上/那些密密的交錯著的葉脈。”(《面對光陰的十種看法》)追述過往生活中留下的心情,如同一片樹葉,密密麻麻地積攢著隱淡的痕跡,如縱橫交錯的葉脈。我能夠依稀感悟到60末70初出生的胡慶軍帶有那一代人的特殊氣息,他的詩歌因此帶上了現實和理想主義交錯的氛圍,渴望生活如鳥兒一樣自由自在地飛翔在天空之上,可是現實的生活并非如此,那些美好的想象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僅此而已。“鳥在天空中回旋/那是生活的一小部分。”(《面對光陰的十種看法》)
          胡慶軍的詩都是來自于現實生活。有的甚至是瑣碎的日常場景,在一些評論者看來可能是屬于日常敘事的一類,但是,這些日常景象在詩人的過濾和整合之后,獲得了一種更為普遍的象征意味,因此他的詩歌帶上了濃重的生活氣息和廣闊的情懷。在我看來,胡慶軍的詩歌在不同程度地呈現出一種質樸的趨向,這種質樸的詩歌寫作來自于詩人對土地,對生存在這片土地上的親人的命運與掙扎的思考與再現。這種思考與再現形成一種揮之不去自省精神。在胡慶軍的詩歌中,土地、植物、父親、母親、朋友和光陰,負載著鄉村情懷的詩寫與關照,淳樸而倔強的生存場景在他的詩歌里一再出現。“父親是個純粹的老農/一生用樸素的思想/與土地默默交流/父親把鹽看作生活本質/父親說做人要像鹽/正直純潔表里如一精誠團結//”(《父親說鹽是大海的圖騰》)
          詩人將平常生活中最親近的父親,這個意象融入詩中,極盡所能向讀者展示了一個淳樸渾厚的父親的形象,通讀這首詩的時候,我讀出了胡慶軍詩歌是飽含的“鹽”分,而這個鹽分正是構成他詩歌的一種內在的“質地”,這種“質地”其實是他詩歌高貴品質的精神原鄉。是父親的諄諄教誨,是父親的“正直純潔表里如一,精誠團結。”的樸素精神浸染了他的詩歌。
          所謂生活的“質地”從來都不是一個自在自為的獨立與詩歌中的空洞概念,它蘊含在詩歌之中,并在詩歌與生活對接的時候所呈現出的主體意識,任何一個詩人都無法阻斷這種質地與生活的血脈關聯。因此,詩寫的“質地”和生活的“質地”是密不可分的,是緊密相連的,詩人的品格,詩人的人生追求,詩人的生活背景都決定了他詩歌中“有鹽的品質海的胸懷。”(《父親說鹽是大海的圖騰》)
          對于詩人來說,過于封閉、一味沉迷于個人的內心敘事的寫作,只能讓自己越來越
          2012年1月12日 10:21
          ?瀏覽量:0
          ?收藏
          仙子精尽泄求饶
          <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