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

          會員登錄

          征文系統

          公眾號

          郁子、立民的“民國天津”敘事——評長篇小說《我的江湖我的愛》

          首頁    批評家論壇    郁子、立民的“民國天津”敘事——評長篇小說《我的江湖我的愛》

          郁子、立民的“民國天津”敘事
          ——評長篇小說《我的江湖我的愛》

          劉衛東

          “近代中國看天津”的說法通過學術界的放大傳播,已被逐漸接受,其中,“民國天津”由于蘊藏著王綱解紐階段特有的紛紜復雜,而成為倍受作家青睞的題材。當代文化史上,相對于《夜上?!?、《上海灘》等港臺文化情有獨鐘的“民國上海”,“民國天津”敘事不走十里洋場路線,卻保留了一條以武俠傳奇故事為核心的傳統。關于“民國天津”的武俠傳奇敘事,可以追溯到北派武俠小說繁盛時期,董濯纓、劉云若、還珠樓主、宮白羽、鄭證因等一干作家書寫了各自的武林,成為近代天津耀眼的文化星座,為天津通俗文學留下了豐厚的遺產。在天津當代文壇中,馮驥才的《神鞭》、林希的《相士無非子》、《高買》等作品描寫了民國天津衛帶有很強傳奇色彩的各路“高人”,從不同角度接受和發揚了“民國天津”的敘事傳統,也使這條文脈得以銜接。
          郁子和立民是浸染了“天津味道”的作家,對天津文化熟稔,更有發揚和光大的愿望;在百萬字的長篇小說《天子門戶》取得重要成績后的何去何從,更令人關注,而這次轉戰通俗文學領域,既是他們對自身寫作界限的突破,也延續了上文述及的“民國天津”敘事,無疑是值得關注和研究的現象。從題材的角度看,將鹽梟的故事寫進“民國天津”,是郁子、立民選擇的一個突破口,因為他們在《天子門戶》中就涉及到了鹽業這一“民國天津”具有辨識度的商標,講述了天津衛鹽業大亨盛洪來的傳奇人生,而此次依然聚焦鹽業,看來他們意猶未盡。在晚清民國,鹽梟的稱謂意味著巨額黑金財富,同時也勾連著官府和江湖,黑白兩道齊聚期間,恩怨情仇在所難免,因此,對于作家來說,這是能夠產生“中國好故事”的絕佳題材?!段业慕业膼邸罚ㄏ挛暮喎Q《江湖》)延續了通俗傳奇的寫作手法,用單線結構講了女鹽梟燕方的身世浮沉和情感歷程,起伏跌宕,剛柔相濟,讓讀者在陡轉的情節、激烈的槍戰和柔美的愛情中獲得閱讀快感,煞是好看。由于作者將“天津”的元素植入作品,不僅呼應了此前的武俠敘事傳統,更昭彰了自己作品的“天津傳奇”追求,體現了當前語境下對“民國天津”敘述的嘗試和創新。
          《江湖》走的是通俗文學路線,因此追求敘事速度和可讀性,但作者的想法并不僅僅是講“故事”,而力圖讓“故事”帶有更多可回味之處,從而模糊雅俗文學之間的界限。郁子和立民是有純文學寫作經驗的作家,同時又有通俗的傾向,他們在《江湖》中并非特別刻意在存在、人性和死亡這些問題上探索,而是以人物燕方為中心,串聯起近代天津的軼聞掌故,因此,《江湖》呈現出別具一格的地方志味道,是其他通俗作品所不具備的,不過,從郁子、立民的寫作軌跡來考察,這種路數卻有“正中下懷”的意思?!督酚袀鹘y武俠小說的影子,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清之俠義小說”中評論這一題材“大旨在揄揚勇俠,贊美粗豪,然又不悖于忠義”。魯迅的看法顯然是就《三俠五義》、《兒女英雄傳》等作品而言,而“忠義”主題卻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發生了變化,尤其是在現代中國,更夾雜了民族革命與個性啟蒙話語,復雜程度遠超當年。在《江湖》中,郁子和立民專注故事,并未刻意在小說中流露自己的主旨,幾乎沒有較長篇幅的議論,但是從字里行間,仍能夠看出他們的創作取向。鹽梟本來是黑道人物,為國法所不容,但是在作品中,卻被“忠義”掩蓋,這不是傳統小說中的“官”與“寇”的沖突,而是處于“軍閥混戰”語境下“正當”喪失的后果,因此,燕方可以憑借“忠義”不帶任何心理障礙地晉升為“燕老大”。“燕老大”盡情享受江湖兒女的快意恩仇,不僅沒有為自己的鹽梟、土匪身份焦慮,反而更進一步,變成體制外的正義力量。燕方具有舊式英雄身上的宅心仁厚和多謀善斷,同時又被作者增添了民族國家情懷,因此,燕方不但有支持馮玉祥的義舉,還跟日本間諜川島芳子進行了貼身肉搏,英勇勝出,而這樣的家國之愛,是革命文學的專利,在以往的通俗文學作品中是不多見的?!督芬廊灰?ldquo;忠義”為哲學根基,但是羼雜了更多現代內容,使小說不僅為武俠故事,還帶有更多的“啟蒙”與“革命”色彩。
          女俠為中心的武俠傳奇并不是很多,畢竟江湖兇險,出生入死,讓女性具有豪情,難度巨大,因此,除了《兒女英雄傳》中的十三妹何玉鳳比較有名,鮮有后繼者?!督凡粌H改變了這一狀況,塑造了俠女燕方的形象,還頗具女性意識,反映了“民國天津”女性的獨立與覺醒。與紹興女俠秋瑾和五四時期的廬隱、丁玲等不同,燕方的革命與啟蒙背景只是她成長道路上的助推力量,更為廣闊詭譎的“江湖”才是她真正的舞臺。燕方是天津督軍尚鼎鳴的養女,卻并不被嬌生慣養,而是上了男一中,成為最早接受新式教育的一代女性,如果沒有這個背景,燕方后來在天津交際圈的翻云覆雨就缺乏可信度,同時,敢作敢為的燕方與以前個性懦弱的葉梅影對比,直到葉梅影像娜拉一樣勇敢出走,都反映了“民國天津”女性地位的變化。
          千古文人俠客夢,武俠題材作品一直是文學史中不容忽視的分支,也一直在變創中尋找其“當代性”。有文人,夢就會繼續。李安《臥虎藏龍》對王度廬“重新發現”,武戲文唱,固然是當代文化史上武俠敘事的經典,但是,并不妨礙我們從不同角度認識文化傳統中這一脈講故事的方法,并在今天賦予其新的生命力,因此,《江湖》就是郁子、立民在自己“民國天津”框架內對這個故事的“再敘事”。
          2013年7月31日 13:05
          ?瀏覽量:0
          ?收藏
          仙子精尽泄求饶
          <pr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strike></pre>
          <pre id="bdbbz"></pre>
          
          <pre id="bdbbz"></pre>

                  <track id="bdbbz"></track><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rp id="bdbbz"></rp></strike></track><big id="bdbbz"><strike id="bdbbz"></strike></big>

                  <track id="bdbbz"><strike id="bdbbz"><ol id="bdbbz"></ol></strike></track>
                  <address id="bdbbz"></address>